从癌症末期重生,最讨厌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幽幽乐| 2015-04-29 09:10:06
阅读()

 

身为多发性癌末奇迹生存者、有机料理研究家、中医药膳师的高远智子,从小受继母荼毒,从不曾好好吃过一顿饭。28岁她罹患第三期卵巢癌,把该割的都割掉了,病况时好时坏地撑过第三年。31岁,癌细胞转移至肺部,医生宣告她只剩三个月可活!

 

她决定放弃治疗,用最后时间去完成父亲未竟的心愿──到法国看看莫內的花园和《睡莲》。拖着孱弱的身体飞去法国简直是自杀,但她万万没想到在蒙马特市集,她最讨厌的食物──番茄却救了她一命,让她重启人生新页。

 

罹癌至今已届20年,这个从没在饭桌上感受到温暖的人,竟摇身一变成为在餐桌上给人温暖的食疗师。她不仅活得生气勃勃、丰富精采,更透过料理教室和着作向有缘人传递“自己的病自己救;用心饮食,愉悦吃饭的食疗生活”。

 

蒙马特市集的番茄救了我一命。

 

在秋天下着阵雨的夜晚,我从成田机场出发。 航空公司依照我的希望,帮我安排距离洗手间较近的座位, 顿时让我安心不少。

 

为了对付癌症引发的脊髓疼痛,在去程的飞机上, 我准备了携带型怀炉,靠在腰上。此外,因为切除淋巴腺, 下半身会变得浮肿,所以我也事先穿了抗水肿的裤袜。我戴上口罩, 也替剥落的眼角膜点了含玻尿酸的眼药水,以滋润眼睛。

 

同时带了止咳的花草糖。虽然身边的人都担心我,反对我搭机旅行, 但还好我只有体温高一点点,机上的食物多少也吃了一些。

 

不过一路上我几乎没睡,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期待着降落目的地。 终于在天未亮前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清晨四点左右, 大众交通工具尚未开始运作。我用力的推动轮椅,搭上计程车, 前往已预约好的饭店。我当时投宿在康莱德酒店, 离巴黎圣拉查车站很近,那里有不少车班前往诺曼第, 对我来说是个方便的好选择。我坐着轮椅, 一心想快点看到莫內故居,栽植着睡莲和低垂柳树的花园!然而, 我却没有半点走路的体力。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