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常养生 > 善待癌症中庸养生

善待癌症中庸养生

发布:2010-07-30 13:51:35 | 编辑: admin | 查看:

摘要: 癌是气结血凝之物“癌”字是在古汉字“嵒”(yán)字上加一个“疒”偏旁。嵒,《说文解字》注:“山崖也。从山,从品。徐铉注释:‘象岩崖连属


  癌是气结血凝之物“癌”字是在古汉字“嵒”(yán)字上加一个“疒”偏旁。嵒,《说文解字》注:“山崖也。从山,从品。徐铉注释:‘象岩崖连属之形’。”癌也称恶性肿瘤。《说文解字》注:恶,蝮一类毒蛇;肿即臃,不溃烂者为肿。“瘤,肿也。”《释名·释疾病》:“瘤,流也。血流聚而生瘤肿也。”
  从字义上解读“癌”,可得到这样的印象:血的流注受到阻碍,演变为不溃烂的臃肿,如毒蛇盘踞,害人性命。这就是癌。它形如海岸边重迭高陗的山,非常险巁。
  将“癌”的字义和历代医家对肝藏血的论述联系起来,可以产生新的联想。清代医家唐宗海在《血证论》中讲道:“肝主藏血,血生于心,下行胞中,是为血海。凡周身之血,总视血海为治乱。血海不扰,则周身之血,无不随之而安。肝经主其部分,故肝主藏血焉。至其所以能藏之故,则以肝属木,木气冲和调达,不致遏郁,则血脉得畅。”清代医家周学海在《周氏医学丛书》中说:“肝主血,而气者所以行乎血,气滞则血凝,行血中之气正以行血也。”
  学习古代医家的论述,可以悟出这样一个道理:肝治诸乱。故《素问·灵兰秘典论》对肝有形象的描述:“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性刚烈,喜条达,藏血。明代医家马元台在《合注素问灵枢》中,对“将军之官”做了解释:“肝气急而志怒,故为将军之官;主春生之气,潜发未萌,故谋虑出焉。”“肝属木,木主发生,故为将军之官,而谋虑所出,犹运筹帷幄之中也。”肝在人体这个“国家”中处于将军地位,行保卫国家之职,与胆——— —— 中正之官相表里,以智慧、有序、适度的作为,促进人体的正常运转。
  如果身体内部出现“动乱”,尤其癌肿瘤这样的大乱,首先是将军未行平定诸乱之职。大乱是小乱演化而成。防微杜渐将小乱消灭在萌芽状态,是肝将军之官必须履行的职责。肝为血海,“血海为治乱”。既然肝攘外安内的作用如此重要,确保肝的本性不受伤害十分重要。将军之官的本性是:大智大勇,冲和调达,直来直去,刚正不阿。对将军的这种本性只能保护,不可遏郁。
  癌症的诱因诸多,肝之遏郁是其中的重要因素。遏郁使肝变得消极甚至颓废,违反了肝“冲和调达”的将军本性。临床中癌症患者,在性情方面多有抑郁的历史,也多有在子时前不眠者。前者压抑了肝的刚烈本性,后者耗了肝的少阳之气。气滞血凝,血流聚而瘀阻则生肿瘤也。血瘀阻在于不气化,而中医十分重视“气化”。
  “气化”是中医高度抽象的一个词,是人体健康长寿的关键。不断地深入认识其内涵与外延,有助于我们剖析人体机制。我认为:既然中医理论确定肝为血海,预示着海是孕育生命的摇篮。血作为人体最基本的“生命”,是在肝中孕育而成。推动这一变化的是肝之阳气。肝阳气化精微为血,气血互抱“游行三焦,达于腠理。”(清·唐宗海《血证论》)正如明代医家袁班辑在《论治心传》中所说:“夫肝体固赖心血为养,而其所以为将军之性,寄龙相之威也,以真阳之本也。肝阴不足固多为患,而肝阳亦为至重。”如果肝之阳气受到遏郁,不能行气化之职,精微无气化不能孕育为血,非血则为多余之物,滞留局部渐聚成瘤。精微聚而不化,故无包膜,也就无约束,便疯长随意,其状重迭如嵒,所以称之为癌。肿瘤良恶之分在于有无包膜,一般情况下无包膜者为恶性;有包膜者为良性。有包膜者是为长出之物;无包膜者为滞留之物,因其无根,故常有患者经补气后吐出或便下。
  中庸柔肝 罢极之本
  中医的特性是平衡。中医的“中”字,不仅仅指中国医术,还包含了中庸之意。《说文解字》注:“中,内也。从口。上下通。”“庸,用也。从用从庚,更事也。”“中庸”之意是通过变更调整,使事物处于上下左右之间的最稳定状态,这种状态即是平衡。
  保持人的阴阳平衡,人不会生病;恢复人的阴阳平衡,病可以渐渐治愈。这是中医养生与现代医学不同之处。阴阳平衡可保持或恢复人体健康,其道理在于人的细胞100多天更换一次。人的阴阳平衡如同风调雨顺的自然环境,在这样环境下长出的细胞是健康的,可以取代那些消亡的、衰老的或病的细胞,使人达到健康的目的。用中医理论研究肝的特性,有助于确定调理癌症的方向。
  罢极之本是将军本色。《素问·六节脏象论》中讲:“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说文解字》注:罢读bà。历代中医界将“罢极”二字读为罢(pǐ)极。中国文字有的是一字多音、多义,但是本文讲的是罢(bà)极。因为《素问·六节脏象论》后一部分讲五脏的功能,换句话说讲五脏的积极作为。尤其是在讲完肝:“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之后,又讲:“此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并且在后面重重加了一句:“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肝胆主木,主动,主生等。“罢”字,除了含有疲倦之义外,还有一个特殊含义。《说文解字》注:“罢,遣有也。从网、能。是说有贤能的人落入(法)网,而赦免放遣他们。“极:栋。”此处取其“栋梁之才”义。“罢极”之意是:放遣落入网中,但又有才能的人。“罢(bà)极”如此解释,与上面所讲的肝的功能才相吻合,才符合将军大智大勇的本色。
  肝中的“干”字,《说文解字》注:“干,犯也。”《尔雅·释言》注:“干,捍也。”即捍卫。《康熙字典》注:“干,盾也。”肝的造字与“将军之官”的秉性十分贴切。将军必须智勇双全,如果有勇无谋匹夫也,有谋无勇阴谋者。故《素问》中讲:“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者威武、勇猛所用者阳气也,谋虑所用者阴气也。肝为刚脏体阴用阳,以谋虑为体,以勇猛为用。肝既是智勇双全的将军之官,就有转化矛盾的能力,可以转换“有”和“无”的关系。在《道德经》中,中国的老子对“有”和“无”的关系写下了一段精彩的论述:“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而又玄,众妙之门。”老子讲的“有”和“无”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二者的关系是可以向相反方面转化的。但是,这种转化,必须给“将军之官”创造条件。
  转化的条件是中庸柔肝,化有为无。现代医家秦伯未先生在《清代名医医案精华》中讲:“肝为刚脏,非柔润不能调和也。”用中庸的方法恢复肝的平衡,是对肿瘤化有为无的首选。兵家讲:不战而胜为上策,战而胜之为中策,战而败之为下策。这是久经检验的用兵之道。现代医学对癌症多采用包括手术、放疗、化疗的战法。其结果只有极少数战而胜之,仅为中策;多数战而败之,仅为下策。现代中医界多数人对癌肿瘤的治疗,主要精力还是放在选择“化瘤”的药材上,虽不像西医那样大规模地对其“开战”,但还是用的“战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是古代圣贤对后世的警训。只有不战而胜,才是明智的选择。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