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癌共存:癌症是我哥们儿

patience| 2015-06-13 15:30:00
阅读()

 

李黎,大连人,现居北京,笔名布里亚特,人称老布,出版作品近百万字,收藏家、艺术品评论家。生活作息不拘,他认为能吃能喝能穿能玩这才是一个男人有能力的表现。他挺不关心健康的,曾道:大不了是个癌嘛!当他真得了癌,才知道那种潇洒对生命是多么残酷的反讽。

 

在与大多人不同,老布最终放弃了化疗和药物,选择自然治疗,竟比复旦大学教师于娟还要幸运,从2008年确诊一直活到现在。癌症让老布重新思考生命意义,并在2011年4月出版了新书《穿越生死线日记》。

 

改变才是王道

 

我以前每天喝10杯咖啡,我躲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里混淆时间概念,我家里没有任何绿色,连一片草叶都没有。我也不喜欢小动物,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喝酒、开车玩、还想做些大事。直到48岁,我被确诊为膀胱癌……有本书说,癌细胞有哲学思想。癌细胞是你的知己、你的哥们,你得跟他好好相处,才能一起活下去。

 

2008年是奥运年。那年七月份,老布开始便血,喝了几杯盐水后似乎好了。到了年底,又尿血了。去医院检查,查出“右侧实体性占位,直径4公分”,医生直言不讳,“你这是膀胱癌晚期,必须马上切除、化疗,否则活不过3个月。”

 

出了门,上了车,老布才发现,握住方向盘的手在发抖。CD里传出许巍的歌:“很多事情来不及思考,就这样发生了。”从前,癌症是跟自己无关的一个医学术语,现在却判了他的死刑。

 

这些年,他在机关当过文秘、开过车行、当过文化策划,赚过也赔过,1993年开上第一辆宝马,去过很多地方,手上有钱就花,反正他有能力再挣……谁知道会生这么大的病?在最初的慌乱和恐惧过后,通过朋友的推荐,他向一位老中医求助,接受了断食七天疗法。七天颗粒未进,就喝一种中药,一天要喝三斤药液,最后闻到异味就想吐,饿到身体漂浮。第八天去检查,肿瘤直径缩小了两公分。老中医说:“再往膀胱里扎七针就好。”

 

他在狂喜之下欣然接受,将25公分长的导尿管直接插到膀胱里,再插入注射药物。每一次扎导尿管,都疼得死去活来,满身是汗,但他就一个信念:我要活着。然而,先后扎了200次导尿管,那个肿瘤还在。此时,他才发现所谓快速的方法与效果对自己都是传说,盼望能速战速决的恐慌心理,并不利于康复。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