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很带感,但结肠癌患者很无奈

patience| 2015-06-11 15:30:00
阅读()

 

与土地为生、辛勤劳作了大半辈子的老邵终于盼来了儿女的成家立业,他正准备着和老伴安享晚,可是谁想到,突如其来的便血却让这个家庭起了波澜。来到北京某医院做了结肠镜检查,结果轰然塌陷——结肠癌!

 

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邵老汉盼着抱孙子,也果真盼来了大女儿的“好消息”,而他却得了“绝症”?不,天无绝人之路,一大家子人托各种关系找寻手术门路。终于,手术刀成功切除了这个长在邵老汉结肠,也长在全家人心上的肿瘤。术后病理未见癌细胞。出院前,医生又开了口服化疗药,让他坚持吃。

 

这期间,大女儿分娩了,邵老汉如愿以偿做了姥爷,生活渐趋安宁。可是谁能想到,两年后的一次常规复查,让一波未平的老俩口再次要承受又一波——从CT片中映射出来的可怕结果:结肠癌肺转移!

 

“我这手术做得,刚好了伤疤还没忘了疼哩,这会儿又肺转移了,那我前面一刀不是白挨了?吃化疗药也没少花钱少遭罪啊,怎么就不灵呢?”别无他法疑无路时,最后一搏吧!癌症的三大治疗手段如今只剩下放疗没试过了,奔着立体定向放疗来到放疗科,每天20分钟左右的放疗持续了三周。

 

治疗结束后1个月、3个月、半年各复查一次,病灶缩小直至完全消失。然而,有了前一次术后复发的经历,这一次的老汉并没有马上放下心来。直至3年、5年后,邵家人的脸上才时时露出轻松的笑。如今,邵老汉作为“抗癌明星”,和一位又一位癌症患者分享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抗癌经历。

 

肿瘤治疗手段五花八门,砸锅卖铁治癌的结果未必尽如人意。这其中有癌症本身病因不清、生物学行为不明等固有因素,也有治疗手段庞杂、缺乏统筹规范等其他深层原因。无论怎样发展和衍生,有一点追求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更好的疗效和更高的生存质量——而这取决于不同病期、不同部位或器官的肿瘤,如何选择不同的有效手段。

 

以外科手术为主导的肿瘤局部治疗走过100多年发展历程,经历了扩大根治切除的巨大范围手术时代、根治切除的大范围手术时代和保存器官功能的肿瘤局部手术时代。手术方式从直视下手术到腔镜下手术发展至导航手术。以乳腺癌的手术为例,经历了从扩大根治术,改良根治术到保留乳房的局部切除术的演变过程,可以说,它的“老大”地位至今无人撼动。

 

其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把肿瘤及相应器官整体切除,不考虑细胞的增殖状态和对治疗的敏感程度。另外就是术后可以获得病理诊断结果,为进一步治疗和预后判断提供重要的信息。同时,多数切除是肿瘤所在器官或组织的切除,如肺叶切除、胃大部切除、肝叶切除等,效果判定一目了然,很容易被患者接受,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不能耐受开刀,怎么办?开了刀却切不了或切不干净,怎么办?如果不流血不开刀照样能把肿瘤消灭掉,你又会怎么办?”这是夏廷毅出门诊时常问患者和家属的三个“怎么办”。他要求自己看病不光是看病人,而是要把先进的技术和理念更广泛地传播出去,使患者遭罪少、疗效好。

 

科学技术的进步理应带来观念上的转变,传统的治疗理念我们不应该全部摒弃,但先进的治疗手段也该得到发扬光大。在肿瘤治疗的医学领域,现代放疗堪称具有远程精确打击优势的“导弹部队”,对于一些失去时机或无法耐受手术和全身化疗的最适合放射治疗的恶性肿瘤(如鼻咽癌),及多种癌症的综合治疗(肺癌、胰腺癌、宫颈癌等),有着显著的效果。“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开创非手术放射外科治癌的新时代,让更多患者切身体会到先进科技所带来的好处。”说这话时,这位缔造肿瘤医学新传奇的领军人,金丝镜框背后的眼神一眨不眨、坚定如钢。

 

小编希望医生们能研发出彻底治愈癌症的方法,别让癌症患者再受那么多的折磨了。相关文章链接:中医治癌:与癌共舞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