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治不起,“我想死得体面点”

patience| 2015-04-14 17:30:00
阅读()

 

 

整个3月,王春意到医院为病理检查作前期检查,被告知血小板值过低无法进行病理检查,又到另一家医院被告知可能需要住院,但仅有2万存款的他不太想“填住院的窟窿”,最后朝阳医院的医生建议他到通州结研所检查。“我想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怎么就这么难呢?”王春意说。

 

据了解,癌症如果扩散,角膜很有可能无法使用,但不影响遗体捐献。对于王春意不愿意麻烦哥哥的心情,遗体捐献的工作人员表示:“捐献遗体肯定要有家属签字,否则到时人走了家属不同意,我们还是无法办理。”这位工作人员说,捐献需要死亡证明,即使他自己在北京离世,警方发现遗体后也会通知家属或者单位,再办理死亡证明,“还是先请他哥哥签字吧。”

 

3月18日,王春意到两家医院,分别领取了眼角膜和遗体捐赠志愿书,经过一上午的奔波,王春意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当天下午,王春意发短信告诉记者,他决定回老家,找哥哥在眼角膜捐献的志愿书上签字。“唉,这条老命,都折腾在路上了。”

 

返乡:“不同意他捐遗体,但拗不过他”

 

一周后,王春意从家乡返京,他在微博上发了这样一段文字:在回老家的这几天,睡在儿时熟悉的火炕上,让我觉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明白了一个词,叫煎熬。

 

这样的火炕,王春意已经16年没怎么长时间睡过了。1999年,在经历了被新婚妻子抛弃和一场大病之后,他决定来北京闯闯,“年轻时候,谁还没想过干番大事业?”但小学肄业的他这些年一直从事的都是保安、保洁这类工作,每月有2000元左右的工资。

 

经历了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后,王春意也一直没有再婚,多年来孤身一人。这么多年,王春意并没有迎来美好的明天,但他也没有返回老家,“工资好的时候还能有点饭补,一个人够花就行了。”王春意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哥哥王春岐说,他知道弟弟在北京过得并不好,也想让弟弟回家来,“但可能他觉得在北京没混出样来,不好意思回来吧。”

 

在哥哥心中,弟弟就是这样的“拗脾气”,捐献遗体的事情也是一样。在王春岐看来,这是弟弟人生中做出的最奇怪的事情,“人如果真走了,也是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吧,但是我拗不过他,他这人就是自己决定了什么很难改变。后来我想,这也许是他最后的心愿吧。”于是,王春岐不情愿地在弟弟的《捐献遗体眼球志愿书》和《志愿捐献遗体申请书》上的“执行人”一栏里填了自己的信息,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