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睾丸癌的心声:我要活着

patience| 2015-03-23 16:30:00
阅读()

 

当时我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着,我不能让我的父母失去我,因为这样他们会很难过的。所以我必须好好活着,哪怕一无是处的活着。

 

一天看电视,有一个什么节日,在电视台上打广告,说在某某广场上搞义诊活动,还可以电视互动。我想不能放过一个机会,所以我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结果人家不理我。

 

就这样打了12个化疗,当医生把第13次的单子给我的时候,我就决定不打了。我要去其他地方看看,其实在我心里我已经想好了去北京,试试,如果连祖国的首都都没办法那就只能认命了。

 

北京,这是我当时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地方了,过去之后找医生做了检查,化疗科的让我去找外科试试,最好能手术。去找了外科,外科主任让我去广州,这一下就把我从北方推到了南方,说那里的经验比较多,可能有办法。我一下子从北方又辗转来到了南方。我也想好了,如果这次再不行,那我就不看了,回家好好玩两年算了。

 

到了广州按照北京医生的指点,我到了一家肿瘤医院。因为当天是星期5,所以我先挂了一个普通号,看看有没有什么检查要先做的,到时候周教授上班的时候再一起拿给他看,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了,然后我把我的情况跟那个医生说了一下,还有我到这来想找的那位教授。但不巧的是他那几天不在,出差去了,所以就在那里等了一个星期。

 

等第二个星期周教授回来上班的那一天,我亲戚早早的就去帮我排队拿号,等了半天终于到我了,我进去,坐了下来,把我的情况跟周教授说了一下,周教授把CT都看过了,跟我说这个手术可以做,但是做了之后就不能生育了。尽管我很在乎能不能生孩子,但是我知道现生不生儿子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为别人的儿子我必须要活着。

 

当天周教授就按排我住了进去,过了几天就做了手术,手术之前还是有点不放心,上手术台前我好像还问了一下,确定是周教授之后我才安心。因为在病房的几天接触我想我已经完全信赖他了,从其他人那里了解到他是一位很好的医生,我想他一定可以挽回我的生命。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