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生对癌症患者的临终关怀

patience| 2015-03-17 06:30:00
阅读()

 

一位在美国医院学习的医生说,自己在学习过程中接触了很多姑息治疗与临终关怀的临床和教学工作,他们做得很好,很值得我们学习。下面是对美国医生对癌症患者的临终关怀的介绍。

 

下面是一位美国临床医生与一位晚期癌症患者的对话。患者对医生说:我已经很晚了,快走了,可能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是这样吧?医生说:“很抱歉,恐怕是这样,你自己已经很清楚,你现在还有什么痛苦?还需要我们怎样的帮助?还想和谁交谈?我希望你能够没有任何痛苦,内心感到平静地走,你认为能这样吗?……

 

听了这样的对话,那位医生当时真的感到很震惊,因为这和我国的情况相差太大了,医生能如此和患者谈论病情,谈论死亡,这在我国恐怕是不可能的。尽管他在国内也能够接触到临床晚期的癌症患者,也希望他们能够真正地面对疾病,面对死亡,但是这样公开地和患者面对面谈论死亡还是没尝试过,也没有受到这方面的训练。

 

他还说:“我深知我们的文化与西方有着巨大的差距,这样做在中国肯定是行不通的,但是同时我也相信,无论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人性应该是相同的。”

 

亚洲文化强调对他人无伤害和给予希望的原则,所以认为对癌症患者告诉真相是伤害性行为,会造成患者的精神负担,同时强调家庭为单位的责任多于个人的权力和自主性,个人只是家庭的一分子,因此很多重大决定都是由家庭而不是个人做出的。家人本着无伤害的原则,不希望将坏消息告诉患者,这些都是我们的文化所决定的,而且看起来也非常有道理。家庭成员对患者封锁坏消息是对患者的爱护,不让患者失去希望,是无可厚非的。

 

然而,最近的一些调查数据显示,许多患者从内心深处说,还是希望医生告诉他们自己关于疾病的信息而不是告诉他们的家属。例如,在中国大陆的一项对501例癌症患者的调查表明,73%的患者希望医生告诉他们癌症的诊断和有关信息,尽管是坏消息。24%的患者认为是否告诉患者病情应该看患者的心理状态,视患者的个人情况而定,3%的患者不希望被告诉病情。香港1996年对1136名患者调查发现95%的患者希望知道坏消息。尽管许多医疗工作者也支持和倡议,告知病情是患者的权利,但是由于一些文化因素和观念的影响,仍然没有在临床中完全实施。

 

人们有时天真地认为,如果患者不知道疾病的诊断,他们将保持希望和乐观的态度,然而一旦他们发现无法治好或病情发展,将面临心理崩溃,甚至拒绝治疗,不吃不喝。由于家庭的保护,很多患者不知道他们的诊断和病情,这在短时间内看似是对患者有利的,但是如果患者面临化疗、放疗所带来的难以忍受的副反应或病情每况愈下,患者会感到孤独、绝望,在感情上与家人分离。事实上,很多患者这时已经猜出或从其他渠道知道了坏消息,但是由于家庭从未告知病情,他们也能理解家人的一片苦心,宁可愿意彼此心照不宣,感情上无法沟通。还有的患者曾经告诉他:我希望医生告诉我真实的情况,希望自己死的明白,希望我有自己心理准备思考的时间,完成自己还未了却的心愿,希望给家人留下一些话,或表达自己对家人的感谢和爱,如果不告诉患者病情,这些想法如何得到实现呢?

 

据了解到,70年代以前的美国,情况和我们目前的差别不是很大,癌症就等于死亡,医生和家人都对患者封锁这个坏消息,患者常常是在无助和绝望的心态下死去的,有很多的心理痛苦和躯体痛苦没有得到释放和解决,没有医生和患者谈临终的问题,因此也不可能知道和处理患者的痛苦。经过20多年的变化,患者现在已经获得了知情权,很多心理痛苦和躯体症状得到改善,患者能够平静地接受死亡,也能够平静地走完人生。从人性的角度思考,我们是否也应该或必须朝着这个方向改变。

 

以上介绍的美国医生对癌症患者的临终关怀,希望能够对我国的临终关怀工作有所启发,将癌症患者的治疗工作做得更好。相关文章链接:癌症患者临终前的心理变化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与微微健康网联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门推荐

大家都关注